Come Back Home(中下)
 
 
 
 
「喂!喂!」細小的聲音,很模糊,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,頭劇烈的痛著,耳朵混雜嗡嗡聲,像隔了一層玻璃聽聲音。除了嗡嗡聲跟細小的呼叫聲,太妍還聽到滴水聲,還有全身的冰冷,是死了嗎?太妍無力地想著,不行我不能死!我死了,誰能照顧那個小傻瓜?誰在小傻瓜冷的時候給她批件外套?誰在她生理痛時泡杯熱可可讓她舒服點?誰能在她耍小孩脾氣時哄著她,接受打在身上雖然力道不大的拳頭……,太妍自己胡思亂想了一陣,想起了剛剛呼叫她的聲音,似乎還有一線生機,期盼地睜開沉重的眼皮。 一個放大版的臉在太妍的臉前,使太妍驚了一下,下一秒又恢復往常的冷靜,是那個叫成烈的人…… 太妍冷下了臉,努力回想暈過去前發生的事。
 
 
 
 
 
被稱中尉的男子翹著二郎腿邪邪地望著她跟俊豪,不懷好意地笑著,吩咐下屬將兩人綁在椅子上,然後點了根煙,吸了一口將煙吐在兩人臉上,看著兩人難受地皺了眉頭,笑容更大了,依然保持令人作嘔的微笑
 
 
「還沒跟你們自我介紹,真是沒禮貌啊!我是鄭熹哲。」他沒停頓繼續說下去
 
 
「像我之前說的,那麼冒險的行事並不是你們南韓的風格,讓我們換個角度去想想,或許你們上級是另有目的的?這個就不知道了,像是……要把……你們……換掉?」後面那句話像大鐵錘一樣打在太妍跟俊豪心裡,心裡頓時涼了半截,雖然局裡面有過傳聞政府曾放棄一些優秀的特務前輩,不過都沒證實過,難道要由他們倆來證明?
 
 
發現身旁的俊豪發抖著,似乎正隱忍什麼,太妍依對俊豪的了解,想了想剛剛鄭熹哲的話,一驚,轉過頭看著俊豪,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衝動,可惜被激怒的俊豪眼帶殺氣死死瞪住他,鄭熹哲狠狠踏到俊豪的底線,俊豪是個孤兒,他曾說過,是國家給了他一個家,國家把他納入局裡,而局裡的同伴就像家人一樣,所以平常溫和有禮好脾氣的俊豪才會有如此大的反應。太妍知道俊豪的死穴,她小心翼翼地在她耳邊說
 
 
「俊豪,別相信他,你知道國家對我們如何,那只是他要激怒你而已,別被他牽著鼻子走。」只是,此時俊豪已經完全失去理智,他也不管自己還被綁在椅子上,一股勁的站起來,椅子還綁在身上,他衝向鄭熹哲突然一個轉身,將綁住自己的椅子當成武器猛然一揮,鄭熹哲被椅子重重打到,悶哼一聲往後倒去,但是軍人出生的他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打暈,他只是坐在地上把嘴角的血抹去就站了起來甩了甩頭,再次看向俊豪時眼神已經沒了剛剛的嘲諷及挑釁,取代的是熊熊烈火,暗黑的眸閃爍殺意。俊豪看到鄭熹哲那麼快就爬起來有些驚訝,訝異卻又被更勝的怒火蓋過,如同野獸般的嘶吼從喉嚨發出,俊豪再次衝向鄭熹哲,而太妍這次有了防範,快速擋在俊豪跟鄭熹哲之間,但是是背對俊豪面對鄭熹哲,雖然處於半瘋狂狀態的俊豪固然危險,可是太妍在謹慎估計後覺得畢竟要相信俊豪,如果在這個時候還不互相信任就真的完蛋了!
 
 
 
 
俊豪看到太妍擋在身前,回復了些理智,想要將已經揮出的椅子轉向,椅子的腳仍是打在太妍身上,雖然俊豪已經把部分力轉向,可是從太妍扭曲的臉可想而知力道有多大,她膝蓋一軟,跪了下來,鄭熹哲慌亂地叫手下把她鬆綁,一鬆開束縛太妍沒了椅子的支撐倒了下去,一條細細的血從她柔順的黑髮間滑下,頓時失去意識,之後就是被呼叫聲叫醒了。 把所有事情回想一遍後,眼睛撇一下身旁的位置,卻不見俊豪的身影,這個細微的舉動被成烈發現了,他壓低聲音說道
 
 
「太妍前輩別擔心,俊豪前輩已經被我和其他同伴送出去了,因為鄭熹哲他看您看得比較緊,所以要偷偷把您送出去有些困難……」
 
 
「你到底是誰?」太妍難掩驚訝之色,這個看來不過二十出頭的小伙子難道也是他們局裡的人?能輕易繳出自己跟俊豪名字的只有可能是局裡的同事或朋友,但是,局裡少說也有兩三百人也不是每個人都見過。而且……剛剛他叫她前輩,對於一些新進後輩也沒什麼關心
 
 
「太妍前輩,我是『幻』隸屬於184小隊,近幾年都在北韓當臥底。其他自我介紹再晚一點吧!我的同伴聖圭大概把全軍營的人都用迷藥用睡了,趁他們還沒醒來快點走!」
 
 
「你呢?」 「我的任務期限還沒到,也不能讓鄭熹哲起疑,前輩不用擔心,兩年後跟您約在Wendy's Cafe吧!他們的熱美式跟烤布雷很好吃的。」說完給太妍一個安定人心微笑 聽完後,太妍也因為這個可愛的後輩而笑了
 
 
「好,小心點。」 在黑暗中好像又可以看到一絲希望,就如往常一樣……
 
 
 
 
 
 
 
有很多讀者都在詢問Throb系列,熙在這邊跟各位說一聲抱歉,因為接二連三的考試讓我快喘不過
 
 
氣,會盡快更,謝謝大家的支持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熙 的頭像

熙的部落格

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